一人一座的单独隔间,隔间内仅有台灯、插座等必需品,每小时花费数十元。随着考研日期临近,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前往这样的付费自习室学习。南都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主打安静、适合专心学习的付费自习室在国内多个城市兴起。与传统的咖啡厅、图书馆等场所相比,付费自习室有多项新的特点。在前去体验的人群中,有受访者向南都记者表示,可以提高效率。同时,价格太贵、没有效果的质疑也不绝于耳。有专家告诉南都记者,付费自习室的兴起凸显了对知识的需求越来越大,在未来,付费自习室将会更加细分,针对不同需求的人群推出不同的服务。门店:“禁言”等多项规则,会员制预收费一张桌子、两边各竖起一块挡板,隔出一个相对私密的沉浸式小格子间。很多人都对韩剧《请回答1988》中的付费自习室印象深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付费自习室开始在国内多个城市开设。南都记者查询发现,仅在广州就有10余家付费自习室,其经营模式类似,费用从每小时五六元到几十元不等,有的自习室还推出了会员制模式。在广州的付费自习室是什么样的?11月初,南都记者来到越秀区的一家付费自习室体验。该自习室分为公共区域和自习区域,两个区域之间有两扇门将其严格隔开,避免自习区受到噪音影响。公共区域中央摆放了一张大桌子,不时有顾客坐在桌旁吃零食、交谈等。该区域还布置了一整面墙的书架,可小憩的沙发,以及一些零食饮料。店员告诉南都记者,公共区域又称为“讨论区”,学习累了或者需要互相交流时可以前往公共区域就坐。公共区域的对面,则是付费自习室的关键:自习区。店员向南都记者介绍,自习区分为经济区和舒适区两档,分别收费8元/小时和12元/小时,区别在于舒适区有独立的帘子遮挡,完全看不到其他自习座位。而在经济区,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区域灯光非常暗,只有当每个自习座位的灯打开后,用台灯照明。自习座位之间互相用厚厚的挡板隔开,座位上方设置了置物柜、充电插座等。南都记者在经济区某座位就坐后,发现其置物柜内仍有上一位学习者未带走的书籍等物品。除了提供学习空间,付费自习室通常还有一些特殊的规则需要遵守。以越秀区这家付费自习室为例,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店的每个自习座位隔间都会张贴《会员守则及告知事项》,其中包括卫生整洁规定、违规处罚规定、零分贝规定等。守则中称,自习区严格禁言,讨论交流请使用小纸条,或到公共休息大厅。除此之外,该自习室还可提供学习计划监督提醒服务。在付费模式上,该付费自习室采取预收费的会员制方式,第一次免费体验2小时,之后就需要办会员卡,分为月卡、季卡、年卡、储值卡等,最低额度的储值卡为1000元,折算成单次收费在8-12元/小时。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工作日的21时左右,该店的上座率超过了一半。店员向南都记者介绍,来自习室的顾客以备考学生,考证的白领,或是准备出国的人为主,一般都是长期备战,来自习室的频率很高,也有附近的上班族前来自习。“有的顾客来着来着,就会找到自己最喜欢的座位,从那之后就一直预定那个座位。”南都记者注意到,目前广州的付费自习室模式大多与之类似。在地理位置上,通常位于高校周边、市中心等交通便利之处。此外,根据考研、考公等大型考试的日期,付费自习室也自发形成了淡季、旺季。“来准备考研的人是最多的,寒暑假的人也很多,春节期间和前后就要淡很多。”广州一家付费自习室的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介绍。体验者:有人觉得是“无形的监督”,有人坦言再也不去什么人愿意为自习买单?南都记者采访了多位曾体验付费自习室的市民,他们之中,既有紧张备战考研的大学毕业生,也有为治拖延症专程去自习室的工作党。在提高效率方面,不是所有人都把付费自习室当成法宝,有市民直言容易睡着,不想再去。“为了治拖延症而去的。”2017年,24岁的白领薛小姐选择来付费自习室处理工作。薛小姐称,当时有一个难度很大的项目需要完成,既需要上网查阅大量的资料,还从图书馆借了很多书籍来参考。“我就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提高工作效率,想要不被打扰,不会分心,还要有地方可以放书。”付费自习室并不是她一开始的选择,薛小姐告诉南都记者,本来准备去图书馆,但是每次去都人满为患,而咖啡厅又有些嘈杂,无法保证安静,而且还要额外消费。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了付费自习室。薛小姐告诉南都记者,自习区内没有人会走动,大多是一些备考的人,有的座位上还放着一沓沓试卷,工作人员会事先提醒不允许说话。“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会提醒自己在这里学习。”薛小姐称,自习区中,只有每个人自己的小隔间有灯,其余地方都很黑。这带来了一个弊端,“其实很容易睡着,太黑了。”去了4次之后,项目完成,薛女士就没有再去,直到一年的有效期过期,薛女士发现,卡内还有近100元的余额没有用完。“不会想再去,感觉是在收智商税。”正在备战考研的徐小姐告诉南都记者,因为在家学习很容易开小差,所以花钱办卡来付费自习室学习。“在家学习就很想玩手机、吃东西,在自习室学感觉更有氛围,想想旁边的同学都在努力学习,自己也会更专心些。”在徐小姐看来,学习也需要仪式感,平时,她还会在视频网站上直播自己在自习室的学习过程,她表示,直播间的网友、自习室的同学,虽然都是陌生人,但都在为着学习这个目标而努力,这让她感受到了无形的监督,也会逼迫自己往下学。“学习最重要还是要看自己,如果自己不想学,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学不下去。”26岁的张先生曾因备考托福前往付费自习室学习,他告诉南都记者,最初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想去尝试之前只在电视剧里看过的自习室,去过一次之后体验不错,加上自己也确实需要长期备考,便像上班打卡一样,几乎每天都前往自习室学习。对于价格,张先生认为,自习室对自己来说是“刚性需求”,因此觉得并不算贵。“但是对于办了卡只偶尔去几次的人,就不划算了,就像健身房办卡一样。”专家:付费自习室兴起侧面反映公共资源匮乏“付费自习室的兴起,凸显了知识的重要性越来越大。”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知识更新换代越来越快,各个岗位对知识的需求都很迫切,在这样的前提下,公众对学习、提升自己的服务需求日渐增大,便产生了付费自习室的市场需求。张毅分析,付费自习室面向的群体主要包括专业技能学习者,考试、考证人群,升学人群等。张毅告诉南都记者,另一方面,付费自习室的发展也从侧面反映出公共资源的匮乏。可用于学习的公共场所仍然需要不断扩展。“根据不同需求的自习人群,付费自习室应有不同的区别,最好是做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于有社交需求的年轻人、职场白领来说,还可以在学习中认识志同道合的人。”张毅向南都记者建议。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编辑:陈雨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