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市新闻网记者 董飞 摄


焦作市新闻网记者 董飞 摄

焦作市新闻网三门峡5月13日电题:河南小秦岭三年生态“保卫战”

焦作市新闻网记者 董飞

初夏时节,位于河南省灵宝市西部的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是郁郁葱葱。一夜小雨,整个山间变得格外清新。这里的最高峰——老鸦岔垴海拔2413.8米,有“中原之巅”之称,晴天可远眺西岳华山,北瞰黄河。

在空寂幽深的林间漫步,偶闻几声鸟鸣。与早些年的喧嚣不同,小秦岭如今恢复了应有的安静。

“原来可不是现在这样幽静。”在年近五旬的老护林员胡邦超记忆里,上世纪90年代的小秦岭山间机器轰鸣,矿场扎堆。“最多时,数万矿工生活在山里,工业废渣、生活垃圾遍地,山溪每天都是黑色脏水。”

小秦岭保护区此前为河西林场。上世纪60年代,河南地矿部门在小秦岭勘探发现蕴藏着一个规模较大的金矿田,探明储量数百吨。

此后,大大小小的金矿企业在小秦岭如雨后春笋般“安营扎寨”。这里成了中国重要的黄金生产基地,所在地灵宝也因此成为了“黄金之城”,声名远扬。

半个世纪的粗犷开采、疯狂淘金,促进了地方的经济发展,但对小秦岭的自然生态也造成了严重的破坏。2006年2月,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建立了“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事实上,“近30多年来,当地官方对小秦岭淘金乱象也在不停整顿治理。但收效甚微。”灵宝所属的三门峡市一官员对记者如是说。

2016年初,中国环保部针对小秦岭保护区相关情况约谈了三门峡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并指出该区内存在主要问题。

这一约谈触痛了小秦岭的生态“伤疤”,也使当地官方“刮骨疗毒”。2016年8月份出任中共三门峡市委书记的刘南昌称:“不讲理由,不找借口,背水一战,坚决打赢小秦岭矿山环境整治攻坚战。”

封矿口、拆设施、清矿渣……此后,保护区521个坑口被封堵关闭,每个矿口都按要求灌注3米厚的水泥封堵。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杨景坤向焦作市新闻网记者介绍,近三年来,保护区内共计处理矿渣2585.7万吨,种树69.78万株,覆土种草120.8万平方米,对生态破坏区域实施了生态修复。

2019年3月31日,科研团队的动态监测影像发现了大量珍稀野生动物在保护区内活动的踪迹。多次多处拍摄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林麝,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黄喉貂、斑羚、红腹锦鸡等。

五月的小秦岭,山间到处绿意盎然,生态治理修复区青草蔓延,野花绽放。在一处修复区的山溪边,杨景坤随机用水瓶灌了溪水大饮三口,并对记者说:“小秦岭的山泉现在可以直接喝,甜甜的。”

谈及这场持续三年的生态“保卫战”时,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官员与护林员仍感到任重道远:目前还存在着部分矿企生产、生活设施拆除不到位等问题。亦如刘南昌的决心:要继续拿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勇气和韧劲,坚决把小秦岭打造成生态文明建设的样本。(完)